Bo Zhang's Homepage
..The universe is unfolding as it should..

2015-4-2

论矿物学的色彩观

归档于: 地球科学, 站内随笔 @ 9:26 pm

矿物学的色彩观,更确切地说是矿物中文名称中反映出的命名者之色彩观,于本人看来只能用难以理喻来形容。名不副实者有之,以偏概全者更是常见,有些名称更是不得不让人直接怀疑命名者是否对颜色感知有问题。之前在雪宝顶一文中略略提到过这个事情,这次索性就集中吐上一次槽。

前文展示过这么一颗橙黄色白钨矿,顺带说过,白钨矿的颜色其实非常丰富,并不仅限于白色……

雪宝顶向来是以颜色鲜艳的橙色系白钨矿晶体出名的,那么其他产地的白钨矿情况如何呢?以下是本人手头的几块白钨矿标本,分别来自内蒙古、湖南、四川、江西等地,颜色方面是从白到黑一应俱全。好吧,其实产自江西漂塘一带的紫色白钨矿本人还没有收到呢。

你要问最右侧的一块晶体都已经是碳黑一团了,为什么不改称黑钨矿算了?哦对不起,钨矿就是另一种矿物了,它的颜色和名称很搭调,都呈黑色系,而且其成分、晶系、形态也与白钨矿完全不同: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了云母上面。比如下图中央这簇黄色的星状矿物实际上是巴西Minas Gerais州出产的特色白云母双晶。但是,自然界中本该呈黄色的云母是存在的,两侧的标本就是形态产地都不相同的两个例子……

其实,在矿物学中,这种名称与实际颜色不符的情况并不少见,而且白钨矿也好,白云母也罢,论奇葩程度还都要靠边站。毕竟这两种矿物如果晶体足够纯净,也确实呈白色,其他杂七杂八的颜色都是杂质所致,所以名称中带有“白”也还说得过去。但是请看下图,我们都是绿柱石啊绿柱石!当然,这些神一样的标本就不是本人的私藏了,如果没猜错的话都应该是美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展品。以现在手头这点闲钱,图中的哪一颗本人也收不起哪!

后排左起:金绿柱石、海蓝宝石、铯绿柱石;前排左起:祖母绿、红绿柱石。图中还漏掉了一种,无色的透绿柱石,雪宝顶同样有出产。

而这枚美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收藏的蝴蝶胸针上镶嵌的东西,也都名叫宝石。因为宝石级的刚玉,除了铬致色的红色品种叫做红宝石,粉橙色品种叫做莲花刚玉之外,其余统统可以归为蓝宝石之列。于是就出现了黄色蓝宝石、绿色蓝宝石、粉色蓝宝石、紫色蓝宝石乃至无色蓝宝石等等这一系列无比别扭的称呼……虽说刚玉的成分系氧化铝,本应无色,但毕竟可以达到宝石级的纯净刚玉在自然界中的数量少而又少,反倒让蓝宝石成了刚玉家族的代表。

白钨矿的中文名称起源本人就不很清楚了,反正这不是传统矿物名称,而且其英文名称压根与颜色无关,所以感觉上怪异归怪异,也只能说是翻译者或许考虑欠周。但蓝宝石应该算是自古有之的名词了,莫非是说古人认识有限,未能意识到那些五颜六色的东西实际上都是一家?然后后人又偷懒,不肯为不同品种取几个新名称?而且中国古代所用的蓝宝石多半是国产货,确实以深蓝色为主,其他颜色的就都是近代之后才传入的洋玩意了,所以蓝宝石一名尚可理解。至于英文,Sapphire一词的前身所指代的对象在最初压根就不是现代意义上的蓝宝石,更有可能是蓝色的青金石之类;而直到19世纪,这个单词还只是用来指代蓝色刚玉的。何况无论中外,在近代矿物学诞生之前,古人不清楚刚玉的种种变体也纯属正常,否则哪里会冒出那么多冒用红宝石之名的著名尖晶石呢。不过绿柱石,其纯净状态也应该和刚玉一样,是无色透明的吧?好吧,也当是透绿柱石储量太少,不及浅绿色的变种典型好了……

同理,也不要被玉的名称骗了。它颜色种类也是比较多,除了最典型的黄色系之外,无色、粉紫色、浅蓝色、浅绿色也都是有可能的,只是后面几种较为罕见。说到蓝色,值得一提的是,天然黄玉的蓝色调通常都很淡,普遍比海蓝宝石要差得远。首饰上常用的什么伦敦蓝瑞士蓝一类颜色浓烈得吓人的黄玉刻面宝石,大抵是人工辐照的产物,买来随意一玩未尝不可,作为收藏品就有点不够格了。

美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展出的巨型黄玉晶体标本,图中可见一粉一黄。

在传统矿物中,雄是本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名称。颜色鲜红,条痕(粉末)色橙红,怎么看怎么都跟“黄”扯不上关系。莫非是说它在长期暴露于强光之下后会分解为黄色粉末,故名?

当然,雌就要名副其实得多了,多半呈鲜黄色:

但是话说回来,晶形完好且透明度较高的红色雌黄,也不是不存在啊……

另一种乍看有些费解的矿物要数铁矿了。记得去年夏天,本人刚从某矿商手中购入了一大批标本,然后带着石头去见gerry。gerry随即对以下这簇赤铁矿晶体表示了疑惑:明明是钢灰色,“赤”要从何说起?

其实这是指赤铁矿粉末的颜色,呈棕红色(也可以称为樱红色)。如果是隐晶质的赤铁矿,比如鲕状集合体,也与粉末同色。不过这里就要牵扯到多重标准问题了。喂,那边的黄铁矿,说你呢!

黄铁矿颜色够金灿灿吧,用“黄”来形容很到位吧?但是,黄铁矿的粉末它是黑绿色的……以下是本人亲自划出的条痕,上为赤铁矿,下为黄铁矿。难道这可以理解成,自然界中黄铁矿多见晶体而赤铁矿的集合体较多么?好吧,这一点其实自己也没有调查过,还是不妄言了。

如果论成矿数量,考虑照顾大多数的原则,晶石之名应该还算靠谱,毕竟斑驳的蓝色刃状晶体相对更常见一些。但谁让自己手头仅有的一块蓝晶石标本是浅绿色蓝芯呢,所以这个槽也是非吐不可。同理,一般蓝锥矿确实呈深蓝色,但就是存在那么一小撮个别分子晶体为粉红色。不过不要说粉红色的蓝锥矿了,连蓝锥矿本身到现在自己都还没有收到满意的(其实只是因为价格吧,啊?),只在此一提。

接下来要讨论的就是矿物学家对色彩名词的定义了,比如硅钙锰矿,手头这块的颜色已经算是还可以的了,可是怎么看怎么感觉称为粉硅钙锰更加合适一些……

当然了,红硅钙锰矿好歹带着一些(粉)红色调,还不算太离谱,可是柱石就更是不可思议了。借用他人的照片示例一下,一般市面上见得到的大抵是这样一副死样子,虽说十字架外观的Trapiche形态蛮好玩吧,但这种不黄不褐的颜色,实在是跟“红”扯不上关系嘛:

哪怕是极少数达到刻面要求的宝石级红柱石,感觉颜色还是更偏褐色一些,就不提该矿物还具有三向色性,从不同角度看去还可能呈黄色或绿色了。就连矿物图册上,红柱石条目下罗列了它可能具备的各种颜色(包括极其罕见的蓝色、绿色等),但就是没有出现“红色”二字……或者应该说矿物命名者颜色概念混乱,其口中的“红”所涵盖的色度饱和度机宽,其他颜色亦然(淡红沸石、磷锰矿、赛晶、柱石等等等等纷纷表示中枪……)?可是不对啊,既然连鲜红色的淡红银矿都可以称为“淡红”,那么红柱石这样的东西,怎么可以冒用“红”字呢!

既然矿物名称有上述莫名加色的例子,也就存在反过来减色的情况。个人以为这其中的典型当属星石,实物明明呈绿色,大家都称这是奶油青豆好么!同理,铜黄色的铁矿虽说是需要同黄铁矿区分开来吧,但也不要随随便便安上一个“白”字了事吧!

不过话说回来,矿物学家的色彩观也有很正常很靠谱的时候,比如吧,方钠石的紫色变种还有“紫方钠石”这么一个专有名词,让人不禁感到,这至于吗?类似地,锂辉石也有紫锂辉石绿锂辉石等变体。当然了,从这个角度来看,前面提到的红绿柱石金绿柱石绿色蓝宝石粉色蓝宝石也都蛮认真的,可是谁让后二者分别叫做绿柱石和宝石来着?这就由不得别人纳闷吐槽喽!

而像蓝铜矿这种自色矿物颜色变化范围也不大,所以用颜色命名也比较安全,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谁抱怨蓝铜矿不够蓝的。同理,橄榄石之类也是如此。但是刚玉这种由于杂质致色的矿物,就不要也照搬这一套了吧?好吧,历史原因,原谅它,可是诸多名称里颜色形容得莫名其妙的新矿物要让人怎样接受才好啊……

No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Sorry,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

首页 | 天文 | 科学 | 摄影 | 模型 | CV | 版权声明 | 联系站长
京ICP备05002854号-2 Powered by WordPress Version 2.0.6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s

porno izle